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2020-01-05
编辑:讲历史

公元前578年,在晋秦争霸战争的过程中,以晋国为首的诸侯联军在秦地麻隧击败秦国。麻隧之战的失败,使秦国数世不振,不再对晋国西部构成威胁。

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晋秦麻隧之战,发生在周简王八年。晋、齐鞍战后第二年,齐顷公因晋国势力复振,而且晋国自并灭赤狄后国土已接近齐境,被迫亲往晋国结盟。晋景公以极隆重的礼节对待他,驿齐两国重归于好。这时,晋景公考虑到,齐国毕竟楚一个大国,若不满于晋而联楚,则晋国的霸业将发生动摇。

鲁国过去常依违于晋楚之间,唯强者是从,朝服夕叛,毫无 信义可言,遂强制鲁国归还齐国在鞍战后割让的汶阳之地。此举自然使齐顷公十分感激,打消了联合楚国的打算。

与此同时,晋景公又接受从楚国逃晋的申公巫臣所献的联吴制楚之策,并派中公巫臣带少量晋兵和兵车至吴,教给吴人车战和步战的方法。这样,吴国很快兴起于东南,吞并楚国所属的蛮夷诸部落,成为楚国的大患。

在联齐、联吴均告成功后,晋景公的下一个步骤,就是拆散秦楚联盟,以便予以各个击破。晋厉公对秦国作了和好的试探。周简王六年,晋秦两国在令狐结盟。当时,晋国大夫士燮就判断秦桓公毫无诚意。秦桓公回国后,果然背弃位己所许的诺言,与楚凶和狄族共谋伐晋。楚国拒绝了他的要求,并将此情况转告晋国。

晋国这时已将东方的赤狄并灭,但北方的狄族仍然经常与梁勾纺,成为晋国北部的边患。晋楚联盟既然达成,晋国南方的威胁解除,便可专力向北对秦、狄作战。周简王七年秋,秦约狄人进攻晋国,被晋军击败于交刚。

接着,晋厉公决定进攻秦国,派大夫魏相赴秦,宣布与秦绝交,并发表了一篇春秋历史上行文最长的讨伐宣言。这篇文章从表面看,全是在叙述历史事实,其实有深刻的谋略意义在内。简言之:第一个作用是诓骗楚国,使其不注意晋国伐秦。第二个作用则在博取诸候的同情,争取他们助晋伐秦。

所以,晋先借令狐之会向秦国谋和,谋和不成,便将多年来积累的历史事实宣布,以证明晋之伐秦乃是两国历史上的积怨所造成,与楚国无关。至于其他诸侯,也使他们明白晋秦历史上的积怨,晋欲谋和而秦无诚意,晋迫不得已才用兵,以嬴得诸侯的同情。楚国果然被这篇文告所蒙蔽,坐视秦国将败而不加救助。

公元前578年,晋厉公会合齐、鲁、宋、卫, 郑、曹、祁、滕八国之军,大举伐秦。晋围此次作战,不但要给秦以彻底打击,使其不再成为晋国西边之患,而且力求速战速决,以免旷日持久而为楚国所乘。为此,晋国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除用本国四军全部外,征集齐、鲁、宋、卫、郑、曹、邾、 滕八国之军,总兵力约在12万人以上。

秦国面对强敌直逼国门,亦起全国之兵进行抵抗。这年5月,晋及诸侯之军直趋麻隧,与秦军对阵,并随即展开突然的攻击。秦军因居于劣势,又背阻泾水,其在泾水以东者全部被歼,残部退至今咸阳地区。晋厉公见伐秦的目的已经达到,下令还师。

晋秦麻隧之战前,晋国首先联齐和楚,以孤立秦国。但楚国之所以与晋谋和,又是因其后方受吴国的侵扰,是晋景公采取联吴政策的结果。此次作战兴兵之多,用兵之速,均打破春秋历史的纪录。

秦国以后数世不振,全系受此役影响。晋既于此役重创秦军, 也完成了"秦、狄、齐"三强服晋的部署,中原诸国实为晋之属国。之后晋国在鄢陵之战中战胜楚国,成为天下唯一的超级大国。

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麻隧惨败,是秦国失去大片国土,国家向东发展的战略收到严重挫伤,社会资源也折损很大,秦国路在何方?如何才可以让秦国重新强大起来?在秦国尚未想清楚的时候,晋国有了一个高瞻远瞩的晋王,正在谋划灭掉秦国的战略准备。

自秦穆公之后,秦康公再位十二年,秦共公在位五年,秦桓公在位二十七年,这三个国君只想着报复晋国,而别无其他的政治理想。从崤之战算起,至秦桓公三年,二十八年间,两国作战十三次,秦国四胜八负一平,还是不肯罢休。

秦桓公二十六年,秦晋之间大战四起,是为麻隧之战,秦国惨败,由黄河岸边撤退至咸阳一线,国势走入低谷。秦晋争斗三四十年,昔日的秦晋之好变成了比邻而居的仇敌,秦国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晋国也多灾多难,并失掉了霸主的地位:晋文公在位九年;晋襄公在位七年;晋令公在位十四年,被赵传杀死,立晋成公;晋成公在位七年,晋景公在位十九年。

晋景公即位时,晋国面临南、西、东三大对手。东边的齐国,与晋国实力相当,也想称霸中原,势必产生矛盾。南方的楚国则是晋国长期以来的对手,自不必说。西方的秦国,晋国多次尝试着要与之和好,秦国都不予理睬,总在侧被骚扰,还与楚国联手,对抗晋国,严重拖了晋国的后腿。加上中原各诸侯小国朝晋暮楚,背心离德,搞得晋国大为光火。

晋景公决意兴复霸业。他看明白了,首先要拆散秦楚联盟,然后才能逐一击破秦国、楚国、齐国、恢复霸业,于是构想出一个非常宏伟的大战略。先是在鞍之战中痛打齐国一顿,利用齐国提出休战的机会,给足齐国面子,双方体面议和,从而联合、稳定住了齐国,少了一个敌人,多了一个朋友。

然后去争取楚国东南方向的吴国,帮助吴国发展农业生产,训练他的军队,学习射箭、驾马、车兵、布战之法,目的是让吴国从东方牵制楚国。吴国果然开始危害楚国,把楚国原来侵占的蛮夷之地统统抢过来,拉开了吴楚争霸的序幕,为后来者吴王、兵圣孙武、越王勾践、文种提供了舞台。

楚国不堪其忧,“一岁七奔命”,又因为与晋国争霸,抽不出精力来对付这个捣蛋鬼。晋国乘机提出与楚议和,释放战俘。楚国非常乐意,匆匆议和,掉头对付吴国去了。晋国主动与楚国议和,目的在于避开两线作战,全力对付秦国。

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晋国这么想,楚国何尝不这么想?两国各有各的打算,所以轻松达成协议。和楚对秦,这个战略是晋景公开始的,最终在晋厉公手上完成。现在晋国终于可以从容的掉过头来收拾秦国了。

晋厉公先提议与秦国会盟,试探秦国的态度,期望不战而胜,秦桓公同意在黄河岸边举行两国首脑会晤,晋厉公按时去了,秦桓公到了黄河西岸,不肯过河,派一位大臣前来拜见,晋厉公也只好派大臣回访。因此有人断言,秦国对和议没有诚意。

果然,秦桓公回去之后,派人联合楚国、白狄攻打晋国。楚国把消息透漏给了晋国,因为晋、楚已经签约,成了朋友。秦晋会盟失败,晋楚议和成功,这是秦晋麻隧之战的基本形式。

当时,秦国都城在雍,今陕西凤翔渭河北岸;晋国都城在绛,今山西曲沃县西南,两地相距四百公里。秦晋地界,有五条大河,因黄河而彼此联通。东西横向的水道,渭水与黄河汇流后,继续东去。南北纵向,分别排着分水、黄河、洛水、泾水。只要有一个羊皮筏子,五条河流都可以过去,在两个国家任意穿行。

秦国从渭水能轻松到达黄河,晋国则更容易,顺着汾水下去,六七十公里就到了。南北纵向排列的黄河、洛水、泾水,正好阻断陆上交通,也成为秦晋的天然屏障。

两国区域,由北而南,大致以洛水为界,直到潼关、华山。因此,三大河流之间的地区,成为双方攻防与争夺的主要区域。秦晋麻隧之战发生在泾水岸边,是晋国突破黄河、洛水,向西的结果。晋楚议和,就意味着秦国被孤立。此等形式,秦桓公浑然不觉,经率先挑起战争。

秦桓公二十五年,秦桓公联合白狄进攻晋国,被晋国击退,晋国由此为由,预备在来年春夏,联合诸侯各国,拟对秦国发起大规模的攻击。为求得最大的战果,速战速决,晋国做了两项准备。

秦桓公二十六年夏四月,晋厉公派大夫吕相赴秦,发表他的演说稿,宣布与秦断交。那是春秋时期最长的外交文告,很有名,历数秦国的背信弃义,隐含着高深的谋略思想,当然也歪曲了一些事实。

大意是说:“昔日,晋献公与秦穆公齐心协力,结成秦晋之好。秦穆公不忘旧德送我晋慧公回国;继而又对韩元之战表示歉意。送我晋文公归国。这些都是秦穆公的功劳。”“晋文公不顾辛劳,披坚执锐,东征西讨,使虞、夏、商的后人都来朝拜秦国,承认秦国的大国地位,总算报答了旧恩。”

“晋文公率诸侯及秦国伐郑,秦国擅自与郑国结盟撤军,诸侯痛恨秦国的背叛,纷纷要求讨伐。文公害怕秦国受损,稳定猪后情绪,秦国军队才能安然无恙。这些又是我们对秦国的恩惠。”

“晋文公去世,秦穆公不顾我大丧,出兵伐郑,灭我滑国,离散我兄弟,倾覆我国家,我晋襄公不忘秦国的旧恩,又担心社稷受损,才有了崤之战。但仍然希望与秦国和解,所以释放孟明视三人,秦穆公不觉,反而勾结楚国,继续与我为敌。幸好上天发愿,楚成王殒命秦穆公的阴谋未能得逞。”

“自秦康公以来,秦国屡屡出兵,倾覆我社稷,动摇我边疆,我不得不奋起反击,才有令狐之役、河曲之战,这些都是秦康公的罪过,以致断绝了两国关系。”“到您秦桓公时,晋景公与我都愿与秦国修好。不料您又临场变卦,破坏会晤,还邀约白狄攻打我国。楚国讨厌您的反复无常,才把您的谋略告诉了我们。”

“诸侯听说您出尔反尔,非常痛恨,所以来找我。我率领诸侯来听您的命令,只求大家和解,您若惠顾诸侯,同情我的处境,愿意结盟,我保证和诸侯撤兵,岂敢发起战乱?您若不施大惠,寡人不才,无法让诸侯撤兵。”“这里把情况都跟您说明白,希望您认真考虑一下秦国的利益。”

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晋国搞这么一个文绉绉的布告,真实目的是麻痹楚国,好让楚国相信,这次出国伐秦是为了了清两国的恩怨,掩盖“今日伐秦是为了明日更好的攻楚”这个意图;其二是博得诸侯同情,让天下以为,晋国诚心诚意言和,秦国却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率先挑起战斗,晋国迫不得已,要打一场正义的反击战。

果然,打败秦国之后,楚国也被打败,晋国实现了自己的构想,当年崤之战相比,可知晋景公的谋略之深远,包括稳住齐国,帮助吴国,拉拢楚国,痛击秦国这四个步骤。最终是为了打击楚国,兴复霸业。晋国用了两代人,才实现这个目标,可知这个谋略的复杂程度。

发布公告之后,晋国联合齐、郑等八国,集结优势兵力,晋国四军,加上八国联军,大约十二万人,目的在于速战速决,对秦国给予毁灭性的打击,也不给楚国可乘之机。

秦国方面,兵力如何布置,文献没有记载,也许是秦国羞于此战,事先已做镇前收缩,聚集兵力。两军在泾水西岸的麻隧决战。秦军的排兵布阵不够变通,敌人明明在数量上有优势,却仍然遵守传统的冲线阵法,背水而战,以劣势兵力突出于大军之前,无异于任人宰割。

晋军以绝对优势兵力,对秦军展开猛烈攻击。战斗应该很激烈。秦国方面,泾水东岸的部队被全歼,两员大将被俘。晋国一边,曹宣公阵亡,是一个重大损失,伤亡数字不明确。晋军追过泾水,看秦军主力被歼,作战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收兵回国。

秦军收拾残部,退守咸阳,是秦嬴建国,积极东进以来,唯一一次的倒退,退的还很厉害,秦穆公已经到达了黄河岸边,现在则向西退回到了河水、洛书、泾水三条大河,也丢失了好大一片土地。这次的惨败对秦桓公的打击很大,第二年他就死了。

联合谁,打击谁,这是混乱时期的重要选择。晋国与秦国征战几十年,到晋景公时,高瞻远瞩,终于看清了霸业兴衰的根源:要么联合秦国,要么打垮秦国。总之,不被秦国拖后腿,晋国才能复兴霸业。

当时中原各诸侯小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朝晋暮楚,无信义可靠。这是利益所致,与道德无关。为争取中原诸小国,晋国先选择齐国,然后才有精力破坏秦楚联盟。

有诚意,可不战而定秦国;无诚意,则出兵痛击,为了彻底打垮秦国,还需要照顾两个谋略要点:一是迷惑楚国、麻痹楚国,使之坐山观虎斗,不出兵救秦;二是集中优势兵力,速战速决,不给楚国机会。由于这样深远的战略谋备,晋国一战而定秦国,打的秦国几十年不敢来骚扰。三年之后,晋国大败楚国,重新恢复霸业。

秦国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战略构想。春秋中后期,鸣鼓而战、堂堂之阵的传统阵法已经加入很多“诡诈”的特点。秦军如果能运用“兵者,诡道也。”也许不会损失那么惨重。将士赴敌,死伤聚万。秦国退守咸阳,精锐大部分被歼灭,好几十年不能振作,一直疲软到战国时期。

秦国虽然吃了败仗,仍然是个大国,仍然具备相当的实力,自保一方还是绰绰有余。从秦穆公死,到秦孝公即位,二百六十年时间里,秦国有十五个国君,做出贡献的有四个。秦晋麻隧之战之前,晋国破坏秦楚联盟,派人到东方去联合吴国。吴国又是小国,断发纹身,跟中原联系不多。

替晋国谋划的,是一个受到迫害的楚国大臣。他逃到晋国,为表忠心,也为报恩,就跟晋景公说:“楚国东方有一个吴国,联合他们,让他们侵扰楚国,楚国就难受了。我们乘机提出议和,楚国一定会答应。晋楚合成,秦国就孤立,我愿意为大王联系吴国。”

吴国在长江下游,那时的长江流域,森林广布,气候潮湿,不适合居住,几乎没有怎么开发。吴国在几位英明君主的领导下,逐渐崛起,开始与楚国捣乱,抢地盘。

大名鼎鼎的伍子胥,就是在那个时候逃到了吴国。他是楚国的大臣,楚平王制造了一起冤案,把他的亲人都处死了,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因此决心复仇,倾覆楚国。

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图谋,一个人与一个国家对抗,但是他做到了,因此留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得出结论,现在的吴王无法帮自己实现愿望,于是帮一位贵族公子刺杀吴王,夺取王位。

麻隧之战:晋国率联军重创秦国 秦国向东发展中遭遇的第二次失败 秦国因此数世不振

他跟吴王说:“有一个人,写了一部兵书,十三篇,很值得看,大王可有兴趣?”于是默默无闻的孙子,一夜成名。在孙子,伍子胥和另外几位能臣的辅佐下,吴国打了五仗,终于攻入楚国国都。那时楚平王已经死了六年,伍子胥不甘心,掘开坟墓,鞭尸三百泄愤。他用十六年实现了复仇计划。

齐、晋两国各有各的麻烦,无心救楚。现在只剩下一个秦国可以救楚。于是,楚国的大臣申包胥徒步走到秦国来搬救兵。据说他的脚走破了,鲜血染红了秦国大殿,秦国自麻隧之战大败以后,早已不想干涉中原事物,遂不予理睬。

申包胥在大殿上靠着墙壁痛哭了七天七夜,秦哀公被感动了,赋诗言之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兴于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申包胥叩头九次,才坐下来,估计累得不行了。

秦哀公三十一年,秦将子蒲,子虎率战车五百乘及数万将士与申包胥一起救楚。子蒲说:“我还不知道吴国人的战术,而让楚军先出击”,秦军从另一边包抄合击。楚人看到了复国的希望,信心大增,残余部队陆续汇集起来。打了四仗,三胜一负,击退吴军,救了楚国。此时已经是秦哀公三十二年。

从表面看,申包胥救楚没有丝毫谋略的影子------正是谋略六品“入神”的特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金石真的会为你而开吗?也许你才哭了一天一夜,嗓子就哭哑了;别人听不到你的哀伤,如何感受你的精诚?

至诚,就是至虚,虚无缥缈;两手空空,而能借来数万将士,不是很难吗?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自秦穆公之后,秦国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发展,时间跨度达150多年,知道秦孝公嬴渠梁任用商鞅变法开始,秦国才正真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