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曹石之变

曹石之变

背景土木堡之变石亨是渭南人,善于骑射,武艺非凡,身躯魁梧,长须及膝。在战场上,石亨总是抡一把大刀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因而在武将中颇

展开全文

曹石之变人物

曹石之变详情

中文名

李元昊

国籍

西夏

出生地

灵州

逝世日期

1048年1月19日

主要成就

正式建立西夏;开凿“李王渠”,创蕃学;创建西夏文

谥号

武烈皇帝

陵墓

泰陵

别名

曩霄,赵元昊

民族

党项族

出生日期

1003年5月26日

职业

皇帝、政治家、军事家

庙号

景宗

葬处

泰陵

背景

土木堡之变

石亨是渭南人,善于骑射,武艺非凡,身躯魁梧,长须及膝。在战场上,石亨总是抡一把大刀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因而在武将中颇有名声。明代的武官允许世袭,其伯父石岩任宽河卫指挥佥事,没有儿子,石亨便继嗣其职。石亨的侄子石彪也骁勇善战,能挽强弓杀敌,还善使一柄重斧,势不可挡。石彪舍官跟从石亨,因功授大同卫镇抚。英宗正统十二年(公元1447),都督佥事石亨升为左参将,守卫万全,迁职指挥使的石彪跟从石亨参谋军中。

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七月,土木堡惨败,英宗被俘。太后命郕王朱祁钰权总国事。掌管大同军事的石亨在土木堡事变中负有兵败之责,被锦衣卫逮捕,关进镇抚司狱。朱祁钰正式即位后,释放了石亨等人。当时朝中军事人才奇缺,主持朝廷军政事务的于谦惜才,推荐石亨总领京营禁卫军。几天后,瓦剌军押着被俘的英宗一路南下,势如破竹,直抵北京城下。兵部尚书于谦与石亨统军守御德胜门,重创瓦剌军,石亨挥兵掩杀,追击敌军一直到定州清风店。在倒马关,石亨、石彪调整兵力,合击敌军,再获大捷。敌军纷纷弃下枪械坐马、辎重,落荒奔逃,一气逃出紫荆关。石亨、石彪以此获得了空前的威名,朝野群臣无不钦敬。事后论功,石亨、石彪都进爵位,石亨继续掌管京师禁卫军,石彪被授命为大同守将。

滦州人曹吉祥早年入宫为宦官,投身于权倾朝野的王振门下。英宗正统六年(公元1441)时,太监曹吉祥受皇帝委派,监军西征,官号都督。这是明代内臣监军的开始。

京师三大营改建为十团营后,景泰帝任命太监曹吉祥、刘永诚节制团营--这是明代开创以来内臣监管京师禁卫军的最高职务。此后历任皇帝都沿袭此例,任用宦官监管京师团营。石亨和曹吉祥借助手中的禁卫军权,顺利地发动了夺门之变。

夺门之变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十六日,宦官曹吉祥与大臣石亨、徐有贞等人勾结,趁明景帝病重时,迎明英宗复位,史称“夺门之变” 。

英宗即位后,立即封赏有功之臣。副都御史徐有贞以本官兼翰林院学士入值内

阁,典掌机务,晋迁兵部尚书;武清侯石亨被封为忠国公,都督张辄被封为太平侯,参与夺门之变的所有人员都进职封爵。得势后的徐有贞、石亨等人随即编织罪名,置于谦于死地。罪名是于谦和另一位大臣王文要迎立藩王继承皇位。这完全是莫须有的事。但是朝中大臣没有人站出来为于谦辩护,因为于谦"以定社稷功,为举朝所嫉"。加上他孤高自负,从不结交党羽,独往独来,在危难时刻,朝臣们想的是怎样投合得势者以获得恩宠。于谦的"谋逆罪"很快获得部议通过。在做最后的勾决时,英宗有些迟疑,他承认于谦有功于社稷,对于处死于谦有些犹豫不忍。徐有贞急切地说:"不杀于谦,复辟就无名!"英宗终于痛下决定。命将于谦和王文、舒良等大臣一同弃市问斩。

于谦的家被查抄时,其家中之清贫令人惊愕,查抄人员发现有一扇锁得紧紧的小门,打开一看,都是他珍藏的皇帝历次赐予的服饰和宝剑。行刑之日,天空阴霾四合。

过程

石曹专权

明英宗复位后,石亨和曹吉祥在朝中的地位更是无以复加,石亨亲属数十人被授予

卫所指挥、千户、百户,曹吉祥的侄辈数人因缘成为都督,甚至有一侄得到封侯的荣耀。 石亨在英宗年间,渐渐暴露了骄狂和欲壑难填的本性。大肆冒领军功,为部下四千余人冒领功赏,各地的守将都愤愤不平。石亨奏请皇帝撤销各边省巡抚及提督军务诸官,英宗也同意了。巡抚大同都御史年富由于不投附石亨,被禁卫军奉命逮入锦衣卫狱。英宗问大学士李贤:"年富这人怎么样?"李贤如实回答:"行事严明公正,能革除宿弊。"英宗有所觉察,说道:"一定是石彪忌恨年富,满足不了其私欲,陷害他!"李贤跪伏称颂:"皇上明见,这是实情!"年富被释放,但却解甲归田。石亨的权势之重由此可知。

石亨和曹吉祥肆意侵夺民田,有一位御史上书弹劾。英宗看到奏书,对大学士李贤和徐有贞说:"御史敢这样直言,真是国家的福分!"站在皇帝身旁的曹吉祥恼羞成怒,要治御史之罪,被皇帝制止。石亨闻讯后,怒气冲天,指斥御史胡言不实,进而迁怒于李贤和徐有贞,称他们是后台主使。石亨对曹吉祥说:"如今在内廷是你的天下,在外朝由我统领,李贤之流这样诬陷,其用意很明显啊!" 徐有贞因夺门之功升任内阁首辅,想再立功名自固,因而与石亨发生了矛盾。石亨与曹吉祥在皇帝面前猛烈攻击徐有贞,御史又多次上书揭露石亨和曹吉祥的违法事端,于是英宗对这三人都有了看法。皇帝转而信任专为自己刺事侦缉的锦衣卫统帅门达、逯杲,让他们侦伺实情上奏。

此时锦衣卫指挥门达正依附于曹吉祥和石亨。门达和给事中王铉分别上书皇帝,称都御史耿九畴党附首辅徐有贞和大学士李贤,唆使御史诬陷石亨。太监曹吉祥乘机在皇帝跟前跪奏:"臣等万死一生,舍命迎皇上复位,内阁大臣一定要杀了我等而后快!"说时声泪俱下,伏在地上痛哭不起。皇帝的立场又回转过来,依旧信用石亨和曹吉祥,将徐有贞和李贤降职,弹劾他们的御史夺职戍边。

一天,内阁赞善岳正入值文渊阁。皇帝问他:"你何以辅佐?"岳正回答:"内臣、武臣权势过重。"皇帝会意。岳正退朝后,将此事告知曹钦、石彪,劝他们辞却兵权。曹钦、石彪大惊,奔告曹吉祥。曹吉祥面见皇帝,摘下帽子,跪在地上哭着请求皇帝处死。皇帝问清缘由,召来岳正,斥责他泄露谈话。岳正却说:"这二人必定会背叛陛下,我这是防患于未然,以全君臣共难之情。"皇帝很不高兴。石亨和曹吉祥也不高兴。不久,岳正被谪调广东任钦州同知;兵部尚书陈汝言又命他远戍肃州卫,随后远遣云、贵两广边地。

石亨恃宠骄狂,无所顾忌。有一天,石亨率千户卢旺、彦敬进入皇宫禁地,直入文华殿。皇帝惊问:"他们是何人?"石亨满不在乎地说:"这是微臣的两个心腹,迎复皇上之功,这两人功劳最大。"石亨当即请皇帝下旨,擢迁二人为锦衣卫指挥使。后来石亨推荐同乡孙弘担任工部侍郎,英宗也照准了。石亨又奏请皇帝提升孙弘为尚书,皇帝没同意。石亨气哼哼地出来说道:"一次迁尚书不行,下次再请迁任!"石亨的骄狂,皇帝也有些不快,但念及夺门之功,也就容忍了。 后来英宗向李贤咨问政务得失。李贤说:"权力不能下放,望陛下独断。"皇帝会意,进而君臣谈到夺门之功。李贤说:"迎驾还说得过去,'夺门'二字,如何能传示后世?陛下顺应天命,复收长位,门何必夺?而且内廷门哪能夺呢!当时有人邀我参与此事,我没同意!"皇帝很吃惊,问他缘故。李贤说:"景皇帝卧病不起,群臣自当上表请陛下复位。这样名正言顺,没什么可疑虑的,更不致夺门。如果事泄,这班人倒没什么可惜的,但陛下又将置于何地?这些人只想借机图个富贵,哪里想什么江山社稷!"皇帝恍然大悟。

恶行暴露

天顺二年(公元1458)三月,石亨的心腹、兵部尚书陈汝言的贪污罪被揭发。其家中财物之多令皇帝吃惊。英宗命将赃物陈列在宫殿廊庑下,召石亨等人验看。皇帝联想起于谦的清贫,痛心地说:"于谦在景帝一朝始终受宠,死时家无余赀;而今陈汝言当了不到一年的兵部尚书,竟然得了这么多贿赂!"石亨赶忙免冠跪伏,无言以对。从此,皇帝渐渐悟出于谦被冤,而石亨等夺门之变不过是场投机。

天顺三年(公元1459)正月,锦衣卫奉命调查大同总兵石彪的行迹,八月正式逮捕石彪。石彪本是以战功起家,他的将领职位并不是借助权势得来的,但是他势盛而骄,多行不义,终于自蹈覆辙。其人生性阴狡凶暴,统镇大同时即以侮辱总兵官为乐。屡遭其侮辱的总兵官为了报复,便向朝廷密报石彪野心勃勃,图谋不轨。英宗决定将他召回京师,晋封侯爵。但石彪不想离开大同,他暗中让心腹将领大同千户杨斌等五十人诣阙(到皇宫前请愿),乞留石彪镇守大同。锦衣卫密探很快侦知这一切,皇帝便下令逮捕石彪,关入锦衣卫狱。

石彪在锦衣卫诏狱中遭到严刑拷打,只得承认自己图谋不轨,又牵连出权臣石亨。皇帝念石亨立有军功,宽恕其罪,但罢夺其兵权和一切职务,令其回家闲住。

石亨被剥夺兵权后,心怀怨恨。他得势期间,曾经来往于大同和京师,有一次看着紫荆关对左右近侍说:"如果严守此关,据守大同,京师无可奈何!"一次退朝,回到私邸,石亨对心腹卢旺、彦敬说:"我这高官厚禄,都是你们所想要的!"两人十分诧异,不知道什么意思,赶紧说:"我二人得公提拔,才有今日,哪能有什么妄想!"石亨自得地说:"陈桥驿兵变,史书不称是篡位。你们要助我成大事,我这官不就是你们的?"卢旺、彦敬吓得两腿直打哆嗦,一句话也不敢说。

瞽人童先向石亨出示神秘的妖书,书上写道:唯有石人不动。意在劝石亨举兵起事。石亨自信地对他的私党夸口:"大同兵马甲盛天下,我一直优厚对待,石彪又统镇大同,完全可以依恃。有一天让石彪取代李文,佩带镇朔将军印信,专制大同军事,北拥紫荆关,东据临清,决开高邮堤坝,断绝饷道,京师不用血战就可拿下。"蒙古入寇延绥,石亨奉命抵御,统领京师禁卫军出京。童先再次劝石亨起兵。石亨大大咧咧地说:"这事不难。只是天下兵马都司还没全换上我的人,等换好了,再起事不晚。"童先急着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石亨不听。童先私下对身边人说:"这哪能成就大事!"

石曹勾结

石彪被收捕后,石亨闲住,罢去一切兵权和职务。这时的石亨才急着谋变,但实际上他已经处于软禁状态,他的行为很快被锦衣卫密探侦悉。天顺四年(公元1460)正月,京师出现彗星。朝野惊恐。锦衣卫指挥逯杲以亲军统帅和皇帝心腹的双重身份上书密奏皇帝:石亨心怀怨恨,与其侄孙石俊密谋不轨。皇帝将此密奏拿给大臣们看,同时下旨逮捕石亨,下锦衣卫狱。

禁卫军奉旨逮捕了石亨。严刑拷掠之后,石亨惨死狱中;石彪被弃市问斩;其私党童先等全被处死。皇帝收捕并处决了石亨后,下令因石亨而冒功晋爵的一律自首革职。皇帝虽然没有将曹吉祥牵连治罪,但曹吉祥预感到石亨完了自己也日子不多,于是他开始准备最后的铤而走险。此前曹吉祥笼络了一批蒙古降丁武勇,倚为心腹,还为他们争取了不少的朝廷赏赐。这些降附的蒙古武勇也把自己的命运系于曹吉祥一身,认为一旦不测,都死无葬身之地。曹吉祥家中还豢养着食客,其中一位名叫冯益。早在石亨和曹吉祥权势炙手可热时,曹吉祥的侄子曹钦一天问冯益:"自古以来,有宦官子弟做天子的吗?"冯益回答:"你们家族的魏武帝曹操,就是宦官曹节的后代。"曹钦大喜过望,让他妻子忙摆席行酒,厚待冯益。从此,曹钦蓄谋异志,等待时机。

锦衣卫百户曹福来曾经为曹钦当差,替他暗中对外做买卖。曹钦怕曹福来泄露天机,命其妻子告福来病狂出走,又命家人曹亮追捕曹福来,带回府中,严刑鞭笞,将其打死。锦衣卫指挥逯杲得知实情,上报皇帝。皇帝召来曹钦,严重警告说:"立即改正,否则,不能饶你!"以上都是发生在石彪被治罪之前。

石彪获罪后,曹钦十分惊恐。他认为目前最大的敌人就是锦衣卫指挥逯杲,此人的侦缉手段极为犀利。天顺五年六月的某日,曹钦与其党羽、官任都督的蒙古降将伯颜也先等数十人密谋:"逯杲等侦缉紧急,再不起事,就是第二个石彪!"于是,合谋议定次日天明起事:选定番汉敢死军五百人,约定天明朝门大开时,曹钦拥兵入内,废黜皇帝,杀死总领京营禁卫军的孙镗、马昂,曹吉祥所拥内廷禁卫军作为内应。当时马昂任兵部尚书、孙镗任总兵官,二人总领京师团营,此时正准备率禁卫军西征甘、凉。

密谋事泄

密谋已定,曹钦大摆宴席,当夜盛情宴请众降将、降丁,并一一厚赏,准备三更以后开始行动。孙镗在出征前要陛辞皇帝,便提前宿在朝房,朝房是大臣办公、值夜和等待上朝的地方,位置在承天门外,今天安门广场正中一线。当夜在朝房值宿的还有大臣吴瑾等人。曹钦的宴席进行到一半,深夜二更时分,蒙古降将都指挥完者秃亮悄悄离席,迅速赶到朝房密告吴瑾。吴瑾立即报告孙镗。两个急赴承天门西侧的长安右门,但无法入内,两人便在纸上急书,由于都是武臣,拙于文字,只连写:"曹钦反、曹钦反。"将这一紧急奏章从长安右门的缝隙投进去,招呼守门卫士迅速转送宫中。英宗深夜闻变,命人紧急逮捕曹吉祥,命令皇城诸门和京城九门的卫士,紧闭各门,不许开启。内廷卫士当即锁捕了曹吉祥。此时正准备起事的曹钦对这些变故一无所知,与其弟曹铉、曹钅睿、曹铎及番将伯颜也先率领精锐卫士来到东长安门,只见这一平日天亮时开启的皇城门户紧紧闭锁。

曹钦吓出一身冷汗,感到密谋事泄,转身驰往他一直痛恨的锦衣卫统帅逯杲的私宅。逯杲正要出门奏报皇上。曹钦迎面撞见,当即将逯杲杀死,并碎其尸首。曹钦接着领兵驰入西朝房,与曹铎一道追索痛恨的都御史寇深,入内挥刀削下了寇深肩膀,一刀再将寇深一剖两半。

长安街上全副武装的甲卒奔行驰骋,入朝大臣先以为是征西禁卫军,一听说是叛兵造反,众人一哄而散,慌忙奔逃。大学士李贤正在东朝房等待上朝,户外喊杀声汹汹。李贤惊慌出房,被几位一拥而上的甲士围住,一人要切李贤肩臂,一人要割其耳朵,一人从后背用刀顶住。曹钦提着逯杲的人头驰奔过来喝住众卫士,下马拉着李贤的手说:"今天是逯杲激起的兵变,实在万不得已,请立即为我草一道疏章进呈皇帝!"接着,又捉来尚书王翱。李贤被迫从王翱尚书处拿来纸墨,草拟疏章,同王翱一起投入长安左门门缝。

长安门依旧紧闭。曹钦率领亡命之徒攻打长安左门和右门,又纵火。守卫长安门的禁卫军亲军卫士拆掉御河的岸砖垒实长安门,以抵御叛军。叛军往来呼叫于门外,以助声势。曹钦骑在马上,几番往返,想杀了李贤,最后还是放弃而离去,领兵去追索兵部尚书马昂。这时,天已亮了。

孙镗派两个儿子亟召准备西征的京师团营禁卫军。但是孙镗考虑到在太平年月安逸惯了的京兵,听说谋反未必敢于出来杀敌,况且没有皇帝的诏书,兵士可以拒绝出营。于是,孙镗想了一计,他让儿子在兵营外大喊,说刑部关押的囚犯越狱,捉获者得厚赏。果然召集了两千征西将士,衣甲齐备,全副武装。孙镗骑在马上对将士们说:"没看到长安门的大火吗?是曹钦领兵谋反!但他的人马少,活捉或击杀他的赏以重金!"将士被孙镗的无畏气概所激励,大声应命。工部尚书赵荣也披甲跃马奔驰在市中,大声喊道:"愿意杀贼的,跟着我!"立即有数百人相随。

曹钦没能攻开长安左门,转而又去攻打皇城东门东安门。他们又动用火攻法,点燃了东安门。东安门内原来就堆放着树枝,也被延烧,火势熊熊,但是叛军仍然无法闯进皇城。这时天已快亮了。孙镗统领京营禁卫军追杀过来,叛军抵挡不住,溃散了一部分。曹钦仍顽固反抗。曹钅睿统领手下人马接战。孙镗指挥禁卫军发动猛攻,叛军溃败。到中午时,曹钅睿被杀,曹钦中箭负伤,策马奔逃。吴瑾带领五六名卫士也参与平叛,在路上遭遇曹钦人马。曹钦虽是处于末途,但困兽犹斗,吴瑾等人寡不敌众,全部被杀。

一身是伤的曹钦带着残兵返回其驻地东大市街,与前来追剿的禁卫军抗拒。曹铉率领一百余名骑兵往来驰奔,与禁卫军作最后的较量,一次次击溃禁卫军的进攻。双方战至夕阳西下。

孙镗在后督战,将溃退的甲士镇压,命神射手放箭,他自己亲发神臂弓远远地射杀曹铉将士。禁卫军再次发动攻击,追杀曹铉。孙镗的儿子孙辄在激战中砍中曹钦肩膀,孙辄却被曹钦卫士杀死。曹钦感到大势已去,立即统率兵马试图从朝阳门逃走,没有成功;奔走安定门、东直门、齐化门(今建国门),诸门被禁卫军紧闭。大雨倾盆,曹钦乘夜窜归。孙镗统禁卫军追杀;兵部尚书马昂、会昌侯孙继宗分别统领禁卫军增援,鏖战杀敌,喊声震天。禁卫军士卒们呼喊着杀向曹钦宅第,团团包围。曹氏府第被禁卫军攻开,军士大声叫嚷着蜂拥而入,见人就杀。最后曹钦投井自尽,曹铎死在禁卫军刀下,家中大小全被杀光。

皇帝临御午门,宣布太监曹吉祥谋反,命禁卫军将曹吉祥关入都察院狱中详审,第二天将他弃市凌迟。其党羽和家族成员也都被杀,或被流放岭南。

结果

明廷下令,族灭曹家及其姻家,尽屠参与政变的党羽,并把大太监曹吉祥当众碎剐。只有出首告变的马亮好命,得授都督一职。至此,“夺门之变”三大“功臣”,一贬二死。 

展开全文

事件推荐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