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纂(后凉国君)

简介:

吕纂(?-401年),字永绪,氐族,略阳(今甘肃天水)人,后凉武懿帝吕光庶长子 ,后凉隐王吕绍异母兄,母淑媛赵氏(赵淑媛) ,十六国时期后凉君主。

隆安三年(399年),其父吕光病重,以吕纂为太尉、统率六军来辅佐吕绍。吕绍继位不久,吕纂篡位自立,改年号为咸宁。吕纂继位之后,其弟吕弘起兵反叛,吕弘兵败,被吕纂所派的大力士康龙杀死。又出兵征伐南凉,被南凉军挫败而仓惶撤军。吕纂在位时,出游打猎没有节制,沉溺酒色,不听大臣劝谏。隆安五年(401年),吕纂被其堂兄弟吕隆、吕超等人杀害,吕隆即位后,谥吕纂为灵皇帝,葬于白石陵。 

参与事件/话题
人物简介
中文名

吕纂

国籍

后凉

民族

氐族

出生地

略阳(今甘肃天水)

逝世日期

401年2月

职业

后凉国君

谥号

灵皇帝

年号

咸宁

陵墓

白石陵

在位

399年12月―401年2月

人物生平

吕光委任

吕纂少年时弓马娴熟,喜好鹰和猎犬。前秦宣昭帝苻坚在位时进入太学,不喜欢读书,只是一心结交公侯纵情声乐。苻坚淝水之战失败之后,吕纂于太安元年(386年),西奔上邦,转到姑臧 ,投奔父亲吕光,被拜为武贲中郎将,封太原公。 吕纂常年领兵作战,威名远播,吕光在位末年,以精兵五万讨伐段业,败于合梨,后又为郭馨所败,但仍不减其威名。

隆安三年(399年),吕光病重,册立太子吕绍为天王,自称太上皇帝。任命吕纂为太尉,吕弘为司徒。吕光对吕绍说:“我的病越来越重,恐怕将不久于人世。三股敌人伺机而动,窥伺可乘之机。我死以后,让吕纂统率六军,吕弘管理朝政,你要端正严肃地要求自己,无为而治,重任委托给两位兄长,可能渡过难关。如果内部相互猜疑,祸起萧墙,那么像晋、赵那样的变乱早晚就会来啊!”吕光又对吕纂、吕弘说:“永业无拨乱之才,只是因为正嫡有常规,他才占据了元首之位。现在外有强敌,人心未宁,你们兄弟和睦,就可以流传子孙万世。如果内部自相争斗,那么祸乱一转身就到了。”吕纂、吕弘哭泣着说:“我们不敢有二心。” 

篡夺皇位

不久,吕光去世,吕绍秘不发丧,吕纂闯进官哭灵,尽情表达哀思后出来。吕绍害怕被吕纂谋害,把王位让给他,说:“兄长功高年长,应该继承大统,希望兄长不要推辞。”吕纂说:“臣虽然年长,陛下是国家的嫡长子,不能因为私情而乱了大伦。”吕绍坚持要让给吕纂,吕纂不同意。等到吕绍继位,吕绍的堂弟吕超对他说:“吕纂统兵多年,威震内外,临丧事不悲哀,步子迈得高而目光看人头顶,看他举止不合乎常规,恐怕会形成大变故,应该早点除掉他,来安定社稷。”吕绍说:“先帝临终遗命,音犹在耳,兄弟是至亲,哪能这样做!我在弱冠之年肩负大任,正要依仗二位兄长来安定家国。纵使他们图谋我,我视死如归,终归不忍心有这样的意图,卿要慎重不要说过头的话。”吕超说:“吕纂威名一向很大,残忍而无视亲情,现在不解决他。以后必定要后悔莫及。”吕绍说:“我常想到袁尚兄弟,没有不痛心得忘掉寝食的,宁肯坐等着死,哪里忍心做那种事。”吕超说:“圣人说能看透机微的人是神人,陛下面临关键时机不下决断,我看大事要完了。”不久吕纂在湛露堂见吕绍,吕超拿着刀侍卫吕绍,看着吕纂示意收捕他,吕绍不同意。 

当初,吕光想要立吕弘为世子,正逢得知吕绍在仇池,于是作罢,吕弘因此对吕绍不满。派尚书姜纪秘密告诉吕纂说:“先帝去世,主上昏昧懦弱,兄长统掌内外,威信恩德遍及远近,想要效仿当年废昌邑王刘贺的义举,让兄长成为汉宣帝怎么样?”吕纂于是在夜晚率领数百壮士,翻越北城,进攻广夏门,吕弘率领东苑的兵众劈洪范门。左卫将军齐从守护融明观,迎住问他们说:“是谁?”众人说:“太原公。”齐从说:“国家有大事,主上刚即位,太原公走的不是该走的路,夜晚进入禁城,想要作乱吗?”于是抽出剑直往前冲,劈中吕纂的额头。吕纂左右的人将他擒住,吕纂说:“是个义士,不要杀他。”吕绍派武贲中郎将吕开率领他的禁兵在端门迎战,骁骑将军吕超率二千兵卒去救援。部众一向害怕吕纂,全都溃散。 

吕纂从青角门进宫,在谦光殿升座。吕绍登上紫阁自杀,吕超出奔到广武。吕纂忌惮吕弘的兵势强盛,劝说吕弘即位。吕弘说:“以前因为吕绍是弟弟却继承了大统,众人心中不服气,因此违背了先帝的遗命,感到惭愧对不起在黄泉的先帝。如今再越过兄长而立的话,有什么脸在世间生活下去!大哥年长而且贤明,威名震动二贼,应该尽快登上大位,以安定国家。”吕纂于是即天王位,大赦境内罪犯,改年号为咸宁。谥吕绍为隐王。任命吕弘为使持节、侍中、大都督、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司马、车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录尚书事,改封为番禾郡公,其余的人封官拜爵各有不同。 

吕纂对齐从说:“卿前次砍我,岂不是太过分了吗?”齐从流着泪说:“隐王是先帝所立,陛下虽然顺应天意,可是我心中没有想通,因此,怕的只是砍不死陛下,怎么能说是过分了呢?”吕纂赞赏他的忠诚,很好地对待他。吕纂派使者对征东将军吕方说:“吕超实在是忠臣,义勇的精神可嘉,但是不明白治国的大体,权变的事宜。正想依仗他的忠诚节操,救济世间的苦难,可以把这个意思告诉他。”吕超上疏表示感谢,吕纂恢复了他的爵位。 

吕弘起兵

吕弘自认为功高名重,担心不能被吕纂容留,吕纂也深深地忌惮他。吕弘终于在东苑起兵,劫持尹文、杨桓作为谋主,请宗燮一同行动。宗燮说:“老臣受先帝的大恩,身居高位,不能以身效命,已经是死有余辜,如果再跟从殿下,亲自去充当战争的主谋,难道天地能容吗!况且才智不足以出谋划策,兵众不足以作为可依仗的力量,还能有什么用!”吕弘说:“君是义士,我是乱臣。”于是率兵攻打吕纂。 

吕纂派他的部将焦辨攻击吕弘,吕弘的部众溃散,出奔到广武。吕纂放纵士兵大肆抢掠,把东苑的妇女赏赐给军士们,吕弘的妻女也被士卒凌辱。吕纂笑着对群臣说:“今天的战斗怎么样?”他的侍中房晷回答说:“上天降祸给凉室,灾难从亲戚藩屏中兴起。先帝刚刚驾崩,隐王被逼迫,山陵刚刚崩塌,大司马惊疑放肆而叛逆,在京城交战,兄弟之间兵刃相接。即使是吕弘自取灭亡,也是由于陛下没有兄弟间的道义。应该反省责备自己,来向百姓道歉,却反而纵容士兵大肆抢掠,侮辱士女。问题本来出自吕弘,百姓们有什么罪!况且吕弘的妻子,是陛下的弟媳妇;吕弘的女儿,是陛下的侄女,怎么能让无赖小人把她们当作婢子妾妇。天地神明,难道忍心见到这种情况发生!”于是歔欷悲泣。吕纂收起笑容向他道歉,在东宫召见吕弘的妻子和子女,优厚地抚慰他们。吕方捉住吕弘关进牢狱,派使者飞骑向吕纂报告,吕纂派力士康龙前去把他杀死。同月,立他的妻子杨氏为皇后,任命杨氏的父亲杨桓为散骑常侍、尚书左仆射、凉都尹,封金城侯。 

征伐南凉

吕纂将要征伐南凉国主秃发利鹿孤,中书令杨颖劝阻说:“凡是兴师动众,必定考查验证天时人事,如果不是合适的时机,圣贤就不会行动。秃发利鹿孤的上下同心同德,国家没有什么事端,不能讨伐他。应该修缮甲仗培养精锐,鼓励农桑耕种,等待可利用的时机,然后一举荡平扫灭他。近年来事故很多,公私的财产都用得快没有了,如果不加固根本,恐怕会成为将来的祸患,希望抑制兴兵的怒气,思考一个万全的打算。”吕纂不听。 

后凉军渡过浩亹河,被秃发利鹿孤的弟弟秃发傉檀打败,于是向西袭击张掖。姜纪劝谏说:“如今是盛夏,百姓要是不管农事,得利的地方少,丧失的方面多。如果军队到达岭西,虏人必定乘虚侵入都城一带,应该暂且回师来为以后作打算。”吕纂说:“虏人没有大的志向,得知朕西征,以为正可以自保罢了。如今迅速袭击他,就可以成功。”于是围攻张掖,占据建康一带。听说秃发傉檀侵扰姑臧,便撤军回去。 

游猎酒色

吕纂出游打猎没有节制,沉溺于酒色,太常杨颖劝阻道:“臣听说皇天明察人间,只帮助有德的人。德要靠人来光大,上天然后降福给他,所以兴隆的美事落在圣上的身上。大业已经得到,应该用道来维护它,在盛德的基础上发展基业,谋求万年的洪福。自从陛下登基,疆土没有开辟,处在崎岖的二岭之内,法纪没有在九州施行。本当兢兢业业小心谨慎,治理四方,完成先帝的遗志,从苦难中拯救苍生。却反而饮酒过度,出入没有定时,安于宴游的快乐,沉湎在美酒里,不把仇敌放在心中,窃为陛下感到危险。糟丘酒池,回不了洛油,都是陛下的殷鉴。臣蒙受先帝救难的大恩,所以不敢回避干将所受的那种杀戮。” 

吕纂说:“是朕的过错,如果没有忠诚耿直的人士,谁来匡正邪僻不正的君主!”然而昏昧暴虐放纵自己,终归不能改正。常常和左右乘酒醉而在坑洼沟涧中追逐打猎,殿中侍御史王回、中书侍郎王儒拦在马前劝阻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万乘之主清道而出行,为什么不要车马的安全,冒着奔驰骑射的危险!车马倾覆似的意外事故,常常会有预料不到的灾祸。愚臣对此感到不安,冒昧地拼死来争。希望陛下想想从前袁盎揽住马缰绳说的话,不要使臣子们被子孙后代指责。”吕纂不听。 

刺胸斩首

隆安五年(401年),吕纂的番禾太守吕超擅自讨伐鲜卑部落的首领思盘,思盘派弟弟乞珍向吕纂告状,吕纂命令吕超与思盘入京朝见。吕超非常害怕,到了姑臧之后,主动和殿中监杜尚结交。吕纂见到吕超,斥责他说:“你依仗你们兄弟勇武,结成一伙,竟敢欺侮到我的头上,我应当杀了你,天下才能安定吧?”吕超磕头认错,吕纂本来也就是要恐吓一下他,其实并没有杀他的意思,所以,把吕超、思盘,以及大臣们全部带到内殿,一起赴宴 。堂兄弟吕隆多次劝他喝酒,已经到了昏醉的地步,乘坐步挽车带着吕超等在宫内游览。到达琨华堂的东閤,车子过不去,吕纂亲自领着窦川、骆腾把剑靠在墙壁上,去推车过门。吕超拿起剑刺吕纂,吕纂下车来抓吕超,吕超刺穿吕纂的胸部,逃到宣德堂。窦川、骆腾和吕超格斗,被吕超所杀。 

吕纂的妻子杨氏命令禁兵讨伐吕超,杜尚约束士兵放下兵器。将军魏益多进宫,斩下吕纂的首级传示宣告说:“吕纂违背先帝的遗命,杀害太子,沉溺在饮酒田猎上,亲近小人,轻视并杀害忠良,把百姓当作草芥。番禾太守吕超凭骨肉亲情的关系,担心社稷被颠覆,已经将他除掉。对上可以使宗庙安稳,对下是为太子报仇。凡是我国的士人百姓,共同享有这和平吉庆的事吧。” 

吕纂的叔父巴西公吕他、弟弟陇西公吕纬当时在北城 ,有人劝说吕纬道:“吕超欺天叛上,士众不服,明公凭兄弟的亲情关系,举兵起义,姜纪、焦辨在南城,杨桓、田诚在东苑,都是我们的人,何愁不能成功!”吕纬于是整兵对吕他说:“吕隆、吕超弑君叛逆,应该攻打他们。从前田恒叛乱,孔子是邻国的臣子,尚且向哀公直言,况且如今萧墙内有难,反而能够坐着观望吗!”吕他打算听从他,吕他的妻子梁氏制止他说:“吕纬、吕超都是兄弟的儿子,为什么舍弃吕超而帮助吕纬来当个祸首呀!”吕他对吕纬说:“吕超大事已成,占据了武库,拥有精兵,图谋他很难。况且我老了,没有能力干了。”吕超得知后,登上城头告诉吕他说:“吕纂听信谗言,打算灭掉吕超及兄弟。吕超由于身家性命的关系,又担心社稷倾覆灭亡,所以冒着万死的危险,为国家举起义旗,叔父自当会原谅的吧。”吕超的弟弟吕邈在吕纬那里很得宠,劝说吕纬道:“吕纂使得国残家破,诛杀兄弟,吕隆、吕超的这次行动顺应上天和人民的心愿,正打算推尊拥立明公。先帝的儿子中,明公最年长,四海颐颐仰慕,人们没有异议。吕隆、吕超虽然不明白好歹,终归不会用孽生的代替正宗的,另外谋求不同于众望的结局,希望公不要怀疑了。”吕纬相信了他,和吕隆、吕超结盟,单骑进城,吕超捉住并杀死吕纂。 

吕隆即位后,谥吕纂为灵皇帝,葬于白石陵。 

趣闻轶事

安据盗墓

即序胡人安据盗掘了前凉君主张骏的墓,见到张骏的面貌还像活着似的,得到了珍珠帘、琉璃榼、白玉樽、赤玉箫、紫玉笛、珊瑚鞭、玛瑙钟,水陆奇珍异宝不可胜记。吕纂诛杀安据的党羽共五十多家,派使者吊祭张骏,并且修缮好他的墓。 

修行德政

僧人鸠摩罗什对吕纂说:“潜藏的龙多次出现,猪狗现出妖形,将会有下人谋害皇上的祸害,应该进一步修行德政,来回答上天的告诚。”吕纂采纳了他的意见。 

斩胡奴头

当初,吕纂曾和鸠摩罗什下棋,吃掉鸠摩罗什的棋子时,说:“砍掉胡奴的头。”鸠摩罗什说:“不砍胡奴头,胡奴砍人的头。”吕超小名叫胡奴,最终吕纂被吕超杀了。 

历史评价

魏收《魏书》:“性多猜忌,忍于杀戮。” 

房玄龄等《晋书》:①“绍、纂凡才,负乘致寇” ;②“少便弓马,好鹰犬。” ;③“纂游田无度,荒耽酒色” ;④“纂昏虐任情,游田无度,耽荒酒色” 

《十六国春秋》:“少便弓马,不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