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充(西晋初期重臣、贾南风之父)

简介:

贾充(217年-282年),字公闾,平阳襄陵(今山西襄汾东北)人,三国曹魏末期至西晋初期重臣,曹魏豫州刺史贾逵之子。西晋王朝的开国元勋。曾参与镇压淮南二叛和弑杀魏帝曹髦,因此深得司马氏信任,其女儿贾褒及贾南风分别嫁予司马炎弟司马攸及次子司马衷,与司马氏结为姻亲,地位显赫。晋朝建立后,转任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后升任司空、太尉等要职。更封鲁郡公。咸宁末,为使持节、假黄钺、大都督征讨吴国。吴国平定后,增邑八千户。死于太康三年,追赠太宰,礼官议谥曰荒,司马炎不采纳,改谥为武。有集五卷。

参与事件/话题
人物简介
中文名

贾充

别名

贾公闾

国籍

中国(晋朝)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平阳襄陵

出生日期

公元217年

逝世日期

公元282年

职业

官吏

主要成就

主持修订《晋律》

官职

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

封爵

鲁郡公

追赠

太宰

谥号

武公

人物生平

辅助司马

贾逵晚年生下贾充,是充闾的喜庆事,故此为取名。

太和二年(228年),贾逵病死,贾充尚未成年,居丧时已得孝名。贾充承袭父亲阳里亭侯爵位。后入仕曹魏,任尚书郎,典定法律法令,兼任度支考课。再迁任黄门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

后参大将军(司马师)军事,于正元二年(252年)随司马师前往乐嘉城讨伐毌丘俭和文钦发动的叛乱。司马师病势严重,返回许昌,留贾充督诸军。战后司马师即因病逝世,司马昭在傅嘏的安排下回洛阳接掌权力,贾充留在许昌监诸军事,增邑三百五十户。 

计克敌陷

司马昭接掌权力后,任贾充为大将军司马,转右长史。当时司马昭新掌朝政,怕方镇的将领有异议,派贾充到诸葛诞那里。贾充试探诸葛诞说:“洛阳的贤人们,都同意皇帝禅让,这您知道的。您认为如何?”但遭到诸葛诞厉声指责:“你不是贾逵的儿子!你世代受曹魏的恩惠,怎可以辜负国家,欲将曹魏江山给了人?这话我根本听不下去。如果洛阳皇帝有难,我会力搏一死。”贾充沉默不言,回去后对司马昭说:“诸葛诞在扬州,早有威名,能得人死力。看他略显规模,必然反叛。如今征讨反而是小事,若事情迟了必大祸。”

司马昭在甘露二年(257年)征诸葛诞为司空,但诸葛诞还是反叛。司马昭征诸葛诞,贾充献计用深沟高垒可克敌方的锐兵,司马昭计从,寿春被攻陷后,登垒奖劳贾充。司马昭先回洛阳,留贾充处理南方的事务。贾充因功进封宜阳乡侯。不久迁廷尉。 

悖逆弑君

后转任中护军。甘露五年(260年),魏帝曹髦忿恨司马昭独专朝政,集合了宫里的卫兵和一些奴仆,鼓噪着从永宁宫出来,直奔止车门。他自己拔出宝剑,拿在手中。屯骑校尉司马伷在东止车门遇到曹髦的军队,曹髦左右之人怒声呵斥他们,司马伷和他的兵士都吓得逃走了。

曹髦带着人到了南阙,只见贾充带着兵士数千人前来迎战。曹髦亲自用剑拼杀,称有敢动着灭族,众人感到和皇帝打仗非同小可,都准备逃跑。跟随贾充的太子舍人成济问贾充说:“此事该如何处置吗?”贾充回答说:“司马公养着你们,就是为了今天!还用问吗?”成济听了这话,壮了胆,便上前弑杀曹髦。曹髦死后,司马昭召会群臣商讨如何交代事件,陈泰建议诛杀主谋行刺的贾充,司马昭不愿意,只诛杀了成济兄弟二人。 曹奂随后被立为皇帝,贾充进封安阳乡侯,统领城外诸军,加散骑常侍。 

景元五年(264年),灭蜀后的钟会在成都谋反,贾充以中护军假节、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到汉中驻守,未到钟会就因士兵叛变而败死。

后贾充回朝参与朝廷机密,与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都被司马昭重用。贾充又被指命制定新法律。后假金章,又获赐一座豪华大宅。建五等爵后,封为临沂侯。 

咸熙二年(265年),司马昭病重,临死前向世子司马炎指明贾充可辅助他。司马炎继位晋王后,任命贾充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同年司马炎称帝,拜贾充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封鲁郡公。 贾充所制定的新律《泰始律》颁布后,百姓都赞扬新法便利,司马炎下诏赞赏,赐贾充子弟一人关内侯。及后贾充又替代裴秀,加领尚书令。后解任散骑常侍,改任侍中。至贾充母亲逝世,贾充治丧离职后,司马炎派黄门侍郎前去慰问,及后以东吴边境有事,派典军将军杨嚣宣告谕旨,命他六十日内复职。后东吴将领孙秀来降,任骠骑大将军,司马炎以贾充是旧臣,打算将车骑将军与骠骑将军地位对调,因贾充辞让而未成。 

咸宁三年(277年),司马炎将沛国公丘县拨入其封地中,宠幸大得连朝臣都侧目。

谄谀陋质

当时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等刚直守正的官员厌恶贾充的为人。 贾充的女儿贾褒成了齐王司马攸的王妃,朝中亦多结党羽,二人害怕贾充势力日后会更盛。贾充后来不欲任恺继续亲近皇帝,推举任恺任东宫官属,意图削去他侍中一职,但司马炎让任恺加任太子少傅,仍留侍中。

泰始七年(271年),任恺趁鲜卑秃发树机能侵扰秦州和雍州,向司马炎建议让一个有威望和智谋的重臣前去镇抚边族,首推贾充。在庾纯支持下,司马炎任命贾充加都督秦凉二州诸军事,出镇长安。贾充深恨任恺。后荀勖献计,要贾充以其女贾南风为太子司马衷完婚,贾充才得以留居洛阳。贾充后迁任司空,继续任侍中、尚书令、车骑将军领兵。后转任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

贾充得到人献计,故意称赞任恺,推荐任恺处理选举事。司马炎任命任恺为吏部尚书,任恺事务繁忙,与司马炎见面机会减少。贾充和他的党羽多番诬陷和中伤任恺,令他多次被免官,再也上不到高位。 

疾惧进灭

咸宁五年(279年)冬天,司马炎发动灭吴之战,命贾充使持节、假黄钺、大都督,总统六军。贾充怕会失败,反对出兵,但司马炎坚持,更威胁若贾充不肯,他会亲率军队进攻。贾充被逼接受任命,领中军南屯襄阳,为诸军节度。次年,东吴在荆州的诸将皆已投降,贾充被指命移驻项县。此时,贾充又上表要求罢兵,认为东吴不能一举覆灭,而战事一旦延续下去会有疫病在军中流行的危机。其时朝内的荀勖亦上奏与贾充相类的奏表,但不为司马炎所纳。贾充使者至轘辕时,吴末帝孙皓投降。因为贾充原本就反对攻吴,而期间又曾进谏退兵,今天东吴覆亡,贾充十分害怕,打算请罪,但司马炎只作安抚而不问罪。 

遂阶荣命

太康三年(282年),贾充病重,交出印绶退位。司马炎派侍臣问候,又派太医医治,皇太子以至宗室都来探望贾充。同年四月贾充病逝,时年六十六。贾充病重时害怕死后会得坏的谥号,侄子贾模则说:“是非功过自有评论,无法掩饰的。”博士秦秀商议谥号时,认为贾充应谥荒公,司马炎不肯,听从博士段畅的意见,谥为武公。贾充死后司马炎十分伤心,追赠他太宰,并大加赏赐,葬礼依从霍光和司马孚的形式,更给一顷墓地。 

人物评价

总评

客观地评价贾充的一生,他主持了修订《泰始律》,在法理上首次区分了律、令的概念。在统一中国的战争中,尽管反对,但是应该看到当时朝廷是大多数反对,而贾充在司马炎的严厉要求下被迫担任统帅参加统一战争,对扭转朝廷反对统一的舆论起了重要作用。尽管贾充是被动参加,只是名义上的统帅,指挥军事的命令都是司马炎用诏书直接下达给前线将领,但是贾充参战也起了些监督、支持的作用,至少也可以使他的亲信参战,比如左卫将军冯紞带领汝南的军队随同王濬攻入建邺。

但另一方面,贾充谄谀陋质,结党营私,陷害忠良。在魏朝,弑君欺主,在晋朝他素“无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专以谄媚取”,可以说他“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晋室之罪人者”,这种无德而禄,而且家门不正,以至于祸延子孙甚至一国皆乱。他女儿贾南风嫁给历史上著名的傻子皇帝司马衷。晋武帝在世时,朝上大臣都看出这位太子实在不堪重任,但因为是长子,又是贾充的女婿,最终还是让司马衷继位,司马衷的继位贾充、贾南风出力不少。后来贾南风擅权,导致八王之乱,甚至之后的五胡乱华皆由此始。 

历代评价

诸葛诞:“卿非贾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负国,欲以魏室输人乎?” 

孙皓:“人臣有弑其君及奸回不忠者。” 

司马炎:“车骑将军贾充,奖明圣意,谘询善道。”“侍中、守尚书令、车骑将军贾充,雅量弘高,达见明远,武有折冲之威,文怀经国之虑,信结人心,名震域外。使权统方任,绥静西境,则吾无西顾之念,而远近获安矣。” 

秦秀:“充悖礼溺情,以乱大伦。鄫养外孙莒公子为后,《春秋》书‘莒人灭鄫’。绝父祖之血食,开朝廷之乱源。按《谥法》‘昏乱纪度曰荒’,请谥荒公。”

庾纯:“贾充!天下凶凶,由尔一人!” 

沈攸之:“吾宁为王凌死,不为贾充生。” 

房玄龄:“贾充以谄谀陋质,刀笔常材,幸属昌辰,滥叨非据。抽戈犯顺,曾无猜惮之心;杖钺推亡,遽有知难之请,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晋室之罪人者欤!然犹身极宠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没有从享之荣,可谓无德而禄,殃将及矣。逮乎贻厥,乃乞丐之徒,嗣恶稔之余基,纵奸邪之凶德。煽兹哲妇,索彼惟家,虽及诛夷,曷云塞责。昔当涂阙翦,公闾实肆其劳,典午分崩,南风亦尽其力,可谓‘君以此始,必以此终’,信乎其然矣。”赞曰:公“闾便佞,心乖雅正。邀遇时来,遂阶荣命。乞丐承绪,凶家乱政。” 

李世民:“故贾充凶竖,怀奸志以拥权;杨骏豺狼,包祸心以专辅。” 

李德裕:“晋氏倾夺魏国,初有天下,其将相大臣,非魏之旧臣,即其子孙,所寄心腹,惟贾充而已。充亦非忠於君者,自以成济之事,与晋室当同休戚,此羊祜所以愿留也。” 

苏轼:“昔贾充用事,天下忧恐,而庾纯、任恺,戮力排之。及充出镇秦凉,忠臣义士,莫不相庆,屈指数日,以望维新之化。而冯忱之徒,更相告语曰:‘贾公远放,吾等失势矣。’于是相与献谋而充复留。则晋氏之乱,成于此矣。自古惟小人为难去。何则?去一人而其党莫不破坏。是以为之计谋游说者众也。” 

王应麟:“晋之篡魏以贾充,其亡亦以充。” 

郝经:“王沈、贾充皆世飨魏禄,朋扇簒窃亲为弑逆,首倡禅代,校诸逆党师昭之次也。······彼方屑屑于饮食起居之间,辄敢党贼簒弑,自陷大逆。如充成济之事,竟欺其母,不使之知,忍闻逆贼之骂,又焉得为孝乎?荀勖、冯紞谄附于充,夤缘势位,沽衔小慧,协图大奸,立贾后、出齐王,深树祸本,宋邵雍有言:‘晋室之祸不在于石勒长啸上东门时,在荀勖夕阳亭之一语。’呜呼!既亡魏又亡晋复亡中国,既覆贾氏,又覆荀氏,小人患失一至此哉。” 

王夫之:“充知吴之必亡,而欲留之以为己功,其蓄不轨之志已久,特畏难而未敢发耳。乃平吴之谋始于羊祜,祜卒,举杜预以终其事,充既弗能先焉,承其后以分功而不足以逞,惟阻其行以俟武帝之没,己秉国权,而后曰吴今日乃可图矣,则诸将之功皆归于己,而己为操、懿也无难。”“晋感充之弑君以戴己,而不早为之防,求其免于乱也难矣。所幸充死七年而武帝始崩,贾谧庸才,且非血胤,不足以为司马昭耳。不然,高贵乡公之刃,岂有惮而不施之司马氏乎?女子犹足以亡晋,充而在,当何如也?” 

家族成员

父母

贾逵,贾充父,曹魏豫州刺史。

柳氏,贾充母,贾充封鲁郡公时获封为鲁国太夫人。

弟弟

贾混,封永平侯,历任宗正卿、镇军将军,领城门校尉,加侍中。

妻子

李婉,李丰之女。

郭槐,郭配之女,广城君。性妒,曾先后以为贾充与贾充两名儿子的乳娘有私情,都将她们杀害,间接令贾充两名儿子因思念自小信赖的乳娘而夭折。又不许贾充迎归来的李婉回来。

子女

贾黎民,三岁时因郭槐杀他信任的乳娘,思念过度而发病早死。

幼子,名不详,满一岁时也因乳母被杀,思念过度而死。

贾褒,贾充及李婉的长女,一名荃。嫁齐王司马攸。

贾裕,贾充及李婉的次女,一名濬。

贾南风,贾充与郭槐的长女,嫁司马衷,后被立为皇后。

贾午,贾充幼女,嫁韩寿。

从子

贾彝,西晋黄门郎。 

贾遵,西晋黄门郎。 

贾模,西晋官至侍中、加光禄大夫。后被贾后逼害。 

嗣孙

贾谧,贾充外孙,母贾午。因贾充无子嗣而入嗣。官至侍中。因与贾南风合谋而被赵王司马伦杀害。 

侄孙

贾众,散骑常侍,司马伦被杀后,朝廷本想立他作为贾充之后,他有意装疯不愿意。 

轶事典故

以臣弑君

贾充对吴国末代皇帝孙皓说:“听说阁下在南方挖人眼睛,剥人面皮,这是什么样的刑罚?”孙皓说:“有做为臣子却弑杀他的国君以及奸险狡诈不忠的人,就对他用这种刑罚。”贾充听后,沉默不语,非常的惭愧,而孙皓则脸色不变。 

郭女无嗣

贾充的后妻郭氏极端忌妒。她有一个男孩名叫黎民,出生才满一周岁时,贾充从外面回来,奶妈正抱着小孩在院子里玩,小孩看见贾充,高兴得欢蹦乱跳,贾充走过去在奶妈的手里亲了小孩一下。郭氏远远望见了,认为贾充爱上了奶妈,立刻把她杀了。小孩想念奶妈,不停地啼哭,不吃别人的奶,终于饿死了。郭氏后来没有再生儿子。 

其女偷香

韩寿的相貌很美,贾充聘他来做属官。贾充每次会集宾客,他女儿都从窗格子中张望,见到韩寿,就喜欢上了,心里常常想念着,并且在咏唱中表露出来。后来她的婢女到韩寿家里去,把这些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并说贾女艳丽夺目。韩寿听说了,意动神摇,就托这个婢女暗中传递音信,到了约定的日期就到贾女那里过夜。韩寿动作有力迅速,身手不凡,他跳墙进去,贾家没有人知道。从此以后,贾充发觉女儿越发用心修饰打扮,心情欢畅,不同平常。后来贾充会见下属,闻到韩寿身上有一般异香的气味,这是外国的贡品,一旦沾到身上,几个月香味也不会消散。贾充思量着晋武帝只把这种香赏赐给自己和陈骞,其余人家没有这种香,就怀疑韩寿和女儿私通。于是借口有小偷,派人修理围堵。派去的人回来禀告说:“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两样,只有东北角好像有人跨过的痕迹,可是围墙很高,并不是人能跨过的。”贾充就把女儿身边的婢女叫来审查讯问,婢女随即把情况说了出来。贾充秘而不宣,把女儿嫁给了韩寿。 

白日做梦

贾充攻打孙吴时,曾经屯兵于项城,军营之中忽然就不见了他的影子。贾充帐下有个都督叫周勒,当时正在白天睡觉,梦见一百多人在追捕贾充,抓住之后把他押入一条小道。周勒惊醒了,就听说了贾充失踪这件事,便出去寻找线索。忽然,他发现了梦见的那条小道,随即就沿路去找,果然看见贾充走进一座官府,那里侍卫很多,壁垒森然。只见府中的长官坐在南面,声色俱厉地对贾充说:“你将坏了我们家的大事儿!你与尚书令荀勖勾结,既迷惑了我的儿子,又迷乱了我的孙子。这期间我派任恺罢免你,你却不离去;又派庾纯谴责你你也不改。今天,孙吴之寇应当扫平,你就上表斩了张华。你的愚昧和蠢笨的伎俩,不过如此。如果再不思悔改而谨慎起来,早晚还会给你加刑。”贾充便连连磕头,脑袋都磕出了血。那长官又说,“之所以为你延长了阳寿并使你有如此地位和名气,这都是因为你保卫朝廷有功呵。不过,你要记住,最后应当让孙太子死于钟簴的两侧之间,让你的大儿子死在药酒毒下,让你的小儿子被压于枯木之下。尚书令荀勖也与你大致相同。但他有才华并积下阴德,死在你的后面。数年之后,就要改朝换代了。”说完,他就让贾充离去。贾充突然回到军营,脸色憔悴,神志不清,整天恍恍惚惚,过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后来,孙太子死于钟山脚下,贾充的女儿齐王妃服鸩酒而亡,贾义(午考),太子的死,是用大棒杖毙的。全跟那人说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