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事变是太平天国运势的分水岭 东王杨秀清 北王韦昌辉被杀 翼王石达开出走 此后太平天国逐步走向衰落

2020-01-10
编辑:讲历史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以后,太平天国主要领导人之间嫌隙日生,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各自结成自己的势力集团,进行争权夺利的斗争。公元1856年,太平天国领导集团之间发生了一次公开的分裂,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被杀,翼王石达开出走,使得太平军元气大伤,太平天国因此由盛转衰。

u=2221687758,676964848&fm=26&gp=0_副本.jpg

1850年代兴起的太平天国运动在短短的2年稍多时间里,就完成了从流民团伙到拥都之国的转变,可谓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然而,由于统治上层的奢靡、内讧风气日重,因而,一场难以避免的内战危机,正在一步步地逼向太平天国的国都——天京。

1856年9月,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天京城里终于刮起了腥风、下起了血雨,一场连环的内部倾轧惨案,在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以及翼王石达开之间拉开了序幕。那么,这场惨案的始末到底是怎样的呢?那还得从起义运动筹备阶段的1848年说起。

天父下凡附东王,天王拥位却为虚

1843年,洪秀全在最后一次参加科举府试落榜后身心俱疲,而后在迷途里摸索人生的过程中,逐渐走上了抛弃孔孟之道的道路。受西方宗教学说、教义的感染,洪秀全成为了一名基督教信奉者,并在其后的日子里,根据自己了解、总结的新教义,于广西与后来成为“南王”的冯云山一道,创办了一个名为“拜上帝会”的宗教组织。

而日后成为太平天国“东王”的杨秀清,早年生活困苦,为了改善生活条件,他在1840年代的中期加入了拜上帝会。1848年春,冯云山在广州活动的时候遭到清政府的逮捕,洪秀全前往营救,导致会内群龙无首、人心不稳。为了安抚信众,心中小有谋略的杨秀清编造出“天父下凡说”,并大肆宣扬天父已附其体,只要信众们一切听自己的,他们便不会遭遇任何的麻烦。

营救冯云山成功后,回到广西的洪秀全见杨秀清在安抚信众一事中立了“功”,因而不多久后,洪秀全便召集信众,公开追认杨秀清具有“代天父传言”之权。就这样,杨秀清成为了拜上帝会中的骨干人物之一,这为他日后的权势膨胀埋下了伏笔。

金田首义成功后的1851年,洪秀全在广西永安给包括杨秀清等在内的多名骨干会员封王,完后又出台规定,除天王以外,其余的南、西、北、翼、燕诸王,悉数均归东王节制。1852年,太平军在离桂赴宁的征途中,损失了南王冯云山和西王萧朝贵,这使得起义队伍中的实际领导权更进一步地被集中到了杨秀清的手里。

u=1549028557,964963907&fm=26&gp=0_副本.jpg

东王跋扈惹众怒

1853年3月,太平军经过无数次的大小战斗后,终于抵达江南地区的重镇——南京。在南京的清军由于已听闻过太平军在进军过程中的威名,因而在与之交战前,大多数已落荒而逃。经过不到两个星期的战斗,太平军于当月19日完成了对南京的占领,并将此定为起义政权的中心所在地,易名“天京”。

定鼎天京后,天王洪秀全开始丧失其在起义初期的斗志,在贪图享乐之余,他把朝政全盘交给“可代天父传达天令”的杨秀清打理。在各种权势集于一身之后,杨秀清在天京内外的地位变得如日中天,越来越多的人前去对他实行巴结,导致他在天京城里的实际地位甚至比洪秀全还要显赫。

自此,位高权重的杨秀清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因而在处理与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等其他诸王甚至天王洪秀全的关系时,他总是十分地跋扈。比较典型的事件有:

1.一次,韦昌辉的族兄因同杨秀清的妾兄发生财产争执引发杨秀清的不满,杨秀清利用手中的权势,逼迫韦昌辉处死自己的族兄。2.多次以“天父”的名义,对洪秀全进行杖刑威吓,导致洪秀全虽拥有“天王”的名衔,却难以同同为“天父之子”的东王拥有平等的权力。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3年有多,在此期间,天京城内许多人的心里都积聚起反杨秀清的暗怒。1856年夏,太平军在一破江南大营的战斗中取胜,杨秀清甚至居功自傲,试图将所有的战功揽归于己。

而在战争期间,他因拒绝久战已疲的秦日纲部入城休整,引发秦日纲对其心生嫌隙,战后,他又携着自己于战间的统战之功向洪秀全邀封“万岁”,这使得洪秀全逐渐看清了杨秀清的谋权野心。洪秀全虽对杨秀清的要求没有当场拒绝,但在以同意的态度打发走杨秀清后,他旋即拟写计划诛杀杨秀清的密诏,并将密诏致送韦昌辉、石达开等。

而曾被杨秀清胁迫处死族兄的韦昌辉其时正在江西督战,但接到洪秀全的密诏时,他意识到报仇的机会来了,于是马上统率精兵3千,日夜兼程地向天京方向赶去。9月1日午夜,韦昌辉部抵达天京,不待任何休整,便立即兵围东王府。

u=1819911708,1193173708&fm=26&gp=0_副本.jpg

血雨腥风袭天京

9月2日拂晓,在秦日纲部兵力的配合下,韦昌辉部军对东王府发动突袭,睡梦中的杨秀清还来不及知晓发生什么事,便被乱刀砍死在床上。与此同时,韦、秦联军又对东王府内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杀了个遍,不消半晌,东王府的庭院、居室、走廊、楼梯,便横七竖八地倒了数千具尸体。

杨秀清虽死,但他在天京城内的影响力还十分大,为了解除“后顾之忧”,韦昌辉又向洪秀全献计,以“苦肉计”来诱杀忠于杨秀清的残部。数天后,当东王府被血洗的消息在天京城内传得沸沸扬扬时,洪秀全公开对外昭告,要对滥杀无辜的韦昌辉、秦日纲施以杖刑,号召东王旧部悉数前往天王府见证。

杨秀清旧部许多人对此深信不疑,因而在不带武器的情况下,便蜂拥进入天王府,并按府内引领人的指示,陆续进入指定好的大包间就座。当6000余人的东王旧部完成就座后,包间大门突然“呯”地一关,他们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数千名分别忠于天王、北王、燕王的伏兵带着矛、刀、剑等武器蜂拥而至,将包间门再度打开后,他们一拥而入,将包间里手无寸铁的6000余人一个不剩地杀死。继这两场血腥屠杀后,韦昌辉仍不罢休,在随后的十多天里,以清除“东党”为名,韦、秦属部继续在天京城内搜捕“身份不明”的人士。

9月26日,石达开在返抵天京后,于天王府内与韦昌辉会晤,期间当石达开得知韦、秦将杀戮扩大到杨秀清本人以外的无辜者身上时,他破口责备韦昌辉说:“你们杀了东王和他们的主要将领还不满足?为何还要杀这么多为我们打仗的弟兄?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你们自己可以了结这件事,我没法管了!”就这样,石、韦间的会晤不欢而散。

韦昌辉“无端遭受”石达开的一顿臭骂,心中忒不爽,于是再次心生杀念,想杀掉石达开。石达开知道事态于己不利,当晚便离开了天京。韦昌辉杀石达开不成,转而再施故技,将怒火发泄到了石达开的家属、部众身上。

天京事变是太平天国运势的分水岭 东王杨秀清 北王韦昌辉被杀 翼王石达开出走 此后太平天国逐步走向衰落

天国政权元气伤,运势由此转下坡

逃离了天京的石达开在安徽安庆举兵,欲讨伐韦昌辉,洪秀全生怕事变造成的余波再生枝节,便马上派人传达其对韦昌辉的谴责信。韦昌辉读完信后勃然大怒,觉得洪秀全在过河拆桥,于是情急之下,率部众进攻天王府。不过,由于韦昌辉没有经过筹备,因而攻入天王府的韦昌辉部军遭到天王府守军的全歼。韦昌辉被生擒后,于11月2日被处死。

韦昌辉死后,他的首级被送往石达开的营帐,以平息石达开的复仇之火。而后不久,秦日纲也被以同谋兴乱的罪名处死,至此,天京事变告终。不过,天京事变后,原先政权一支奉为精神支柱的“天朝神话”瞬间在人们的心目中幻灭,人们普遍陷入了信仰危机。

为了挽回天国政权形象在人们心目中的颓势,洪秀全于1859年下诏对杨秀清等实施平反,并将他被杀的日子定为“东王升天节”。与此同时,在石达开率部出走不肯归的情况下,重新掌握实权的洪秀全开始起用李秀成、陈玉成等作为新一代的统军者,虽然也取得过二破江南大营、东征等若干战事的胜利,但天国的运势,却再也恢复不到它奠都江宁之初的水平了。